藻园研究参考

藻园研究参考丨2020年第七期

作者:      来源:国家安全学院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1日

美国研究参考

American Exceptionalism in the Age of Trump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例外主义》

Joseph S. Nye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ameircan-exceptionalism-in-trump-era-by-joseph-s-nye-2020-06?barrier=accesspaylog

特朗普政府对美国例外主义传统偏离,以及新兴大国崛起和民族国家内部民粹主义思潮都挑战和冲击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础——“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美国外交政策面临的是美国例外主义的两方面问题:其一是非暴力地推动民主;其二是加大对国际组织的参与支持。当前,美国在这两方面皆已失败:面对新冠大流行,特朗普一味指责中国并威胁要退出世卫组织,既没有加强国际合作也没有发挥美国应有的领导作用。此外,美中应建立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即开展对华合作,协助生产全球公共产品,并捍卫美国的人权等价值观等行为。

China’s Global Influence: Post-COVID Prospectsfor Soft Power

《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后疫情时代软实力展望》

Bates Gill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 43, Issue 2, p97-115, Jun2020

新冠疫情使得中美双方的紧张关系更进一步,中美试图指责对方造成病毒蔓延,使全球舆论有利于己方,并有观察家认为双方正利用新冠进行“软实力斗争”。对此,应辩证看待。一方面,中国近年来一直加强海外宣传,以期提高全球影响力和吸引力,此次新冠疫情被认为是黄金机会。另一方面,尽管中国对外宣传表现强劲但向来面临深刻挑战,其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在海外的软实力往往不是约瑟夫·奈界定的软实力,更多是依靠硬实力,缺乏软实力吸引力。但是,中国仍然正在赢得与美国的软实力赌注,主要由于美国总体软实力的下降和其应对疫情的糟糕表现。因此,中美在影响力方面的竞争,将取决于如何减少疫情带来的人员和经济损失,而非将责任转嫁对方。美国应重建并恢复其领导地位和软实力吸引力,并应对中国日益加强的全球宣传。

Ending America’s Grand Strategic Failures

《结束美国大战略的失败》

Anthony H. Cordesman

https://www.csis.org/analysis/ending-americas-grand-strategic-failures

尽管新冠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美国政治抗议和暴乱,但其国家安全领域面临的严峻挑战也不容忽视。长久以来,美国注重增加国防预算而缺少安全战略的错误做法使其全球地位受到削弱。与此同时,中俄正通过破坏美国与其战略伙伴关系来取胜。因此,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美国应加强与盟国及其他国家的合作,而非通过负担分担疏远盟友、任意削减美国部署的部队或退出地区协议。美国应停止浪费过去几十年努力的成果。

Everyone Misunderstands the Reason for the U.S.-China Cold War

《我们误解了中美冷战的原因》

Stephen M. Walt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0/06/30/china-united-states-new-cold-war-foreign-policy/

想要理解中美冷战的原因,应避免将其归因为国内政权性质、意识形态、战略文化和领导人个性等单元层次因素,而更关注使中美竞争不可避免的结构性因素。当前中美对抗的根源与权力的分配以及双方所追求的特定战略有关,且新的领导人或深刻的国内变革并不会改变中美关系内在的竞争本质。美国应有三点认识:首先,中美冲突是场持久战;其次,美国应严肃对待中美冲突,这需要专业负责的总统及其政府官员;最后,中美双方仍存在共同利益,要将双方的竞争保持在一定范围内,既要避免不必要冲突,又要在中美利益重叠的问题(气候变化、大流行预防等)上推动合作。

From Wuhan to the World: How the Pandemic Will Reshape Geopolitics

《从武汉到世界:疫情将如何重塑地缘政治》

François Heisbourg

Survival, Vol. 62, Issue 3, p7-24, Jun2020

随着新冠疫情进入持续阶段,并且世界处于与历史上大流行病截然不同的社会阶段,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全球地缘政治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但是,疫情对于中美关系以及欧盟的地缘政治影响十分清楚。首先,新冠疫情加强国家行使权力的能力,强化社会保护者的角色,重新变为资源和经济管理者,对于大数据的掌控能力增强。同时,新冠疫情提升民族主义,促使边境问题突出。其次,疫情对社会和经济的打击,使得复苏更具地缘政治意义,主要体现在更加关注本土和区域范围问题以及“脱钩”方面。最后,中国面临的问题在于全球经济衰退和资本回流,而欧盟的危机在于处理危机的能力和组织能力。当然,对于各国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疫情在民众中造成的持续变化与社会动荡。

How the coronavirus has deepened the US-China ideological rift

《冠状病毒如何加深中美意识形态裂痕》

Chang-Ching Tu

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blogs/new-atlanticist/how-the-coronavirus-has-deepened-the-us-china-ideological-rift/

新冠疫情期间,美国指责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且未履行阻止病毒全球传播的职责。加之近年来中国逐渐具备在军事、经济和文化上挑战美国的能力,美国愈发将中国视为威胁。中国则寻求加强与美在多方面的合作。然而,随着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其外交策略更具攻击性,更多关注美国对中国政治体系的批评。因此,疫情加深了象征“民主”和“集权”两种不同政治制度间的意识形态对抗,后疫情时代中美关系将进入更加困难的阶段。

The Overmilitarization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美国外交政策的过度军事化》

Robert M. Gates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6-02/robert-gates-overmilitarization-american-foreign-policy

特朗普政府选择让美国单独应对新冠疫情,这是其全球领导力日益削弱的最新体现。美国领导作用的削弱可能导致国际安全挑战日益严峻,如要重新发挥领导作用,美国应克服其外交政策的两点根本缺陷:其一是对军事手段的过度依赖和其对非军事手段的过度忽视;其二是其制定实施外交政策的相关机构和决策系统最早是为冷战设计,且此后缺乏更大力度的机构重组和改革。

Options on Hong Kong: A Suggested NSC Memo

《关于香港的选择:NSC建议备忘录》

Jude Blanchette, Victor Cha, Bonnie S. Glaser, Michael J. Green, ScottKennedy

https://www.csis.org/analysis/options-hong-kong-suggested-nsc-memo

香港国安法日前表决通过,美国或可采取以下三种应对方案。其一,建立一个国际外交联盟向北京施压,要求其不能在缺少中国香港人民、立法和司法机构直接参与的情况下执行相关法律,可让G7或联合国发表相关声明;其二,美国或可对中国政府官员和安全部门实施制裁,以保留香港的特殊地位;其三,特朗普政府可根据《香港政策法》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撤销香港享受的“独特待遇”。此外,美国应将目前的香港问题与中国更大的意图联系起来,但同时也需为中国可能的妥协留有余地。

Polarized Politics Has Infected American Diplomacy

《政治两极分化影响美国外交》

William J. Burns

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2020/06/06/polarized-politics-has-infected-american-diplomacy-pub-81987

当前美国因特朗普热衷制造对立,以及新冠大流行和种族歧视等问题出现了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但美国政治两极分化要早于特朗普主义,并在过去近十年对美国外交持续产生消极影响,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点:首先是美国的国际信誉遭到了破坏;其次是美国外交的非政治性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瓦解;最后是其国内政治的“绝不妥协”惯例成为外交政策原则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

The Perfect Storm

《“完美风暴”》

Dimitri K. Simes

National Interest, Issue 167, p1-8, May/Jun2020

现代世界正在经历“完美风暴”,新冠疫情是危机也是机遇,美国应摒弃两败俱伤的政治斗争,避免社会经济政治巨大的代价,而是从疫情中得到教训。主权国家的观念已过时,大国应承担集体责任,维护国际制度,而非片面追求单方面利益与国内政治野心,疫情的解决需要全球协作愿景与计划相结合。因此,美国应开始考虑最基础的国家优先事项,并非最大限度利用当前在全球的竞争优势。在国内,美国应更加专注,将资源精力集中于当前的威胁,减少党派斗争。此外,美国政府需精确假设疫情最坏情况,并对疫情发出明确统一的信息。在国际上,美国的主要政策重点应放在应对疫情上,避免与其他大国的对抗,现实地看待政策的潜在后果,制定真正的战略方向,避免简单追求短期目标。同时,美国目前的联盟体系已不适宜,应注重与各国及机构间的合作,避免仅狭隘地关注联盟国家。

Underlying Conditions

《潜在条件》

George Packer

Atlantic, Vol. 325, Issue 5, p9-12, Jun2020

美国长期存在的内部问题在新冠疫情中凸显出来,政治阶层腐败、官僚体制僵化、公众分化等慢性问题得不到解决。21世纪以来,美国第一次危机是“9·11”引发的党派政治及伊拉克战争,使得民族团结意识降低,滋生民众对政治阶层的怨恨;第二次危机是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不平等加重,社会联系撕裂。随着第三次新冠疫情危机,本应做到迅速、理性和集体的回应,但美国政府采取的行动并非阻止灾难而是从中获利,将其政治化。特朗普更是从个人和政治的角度应对危机,更多担心连任问题,且其上任以来的做法一直在为私人利益剥夺公众资产。因此,美国应重新构建管理体系,重视科学专家及公务员对国家健康的价值,团结一致面对危机。

Why U.S. global leadership rests on how it manages anti-racismupheavals

《为什么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取决于如何处理反种族主义的动荡》

Frederick Kempe

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content-series/inflection-points/why-us-global-leadership-rests-on-how-it-manages-anti-racism-upheavals/

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及信誉取决于其能否有效应对2020年的三重冲击: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疾病;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近五十年来最广泛的种族动荡。基于以下两方面原因,第三个冲击是最困难也是最有决定性的。其一,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面临COVID-19和经济衰退的挑战,种族冲突对美国来说是唯一的。其二,种族动荡发生的时机具有特殊性,与美国政治分裂的大选年及美中大国竞争升级的时刻相交织。因此,世界大多数人将这一时期视为美国“所有人生而平等”的独特建国原则的试金石。

俄罗斯研究参考

Africa — Russia —EU: Opportunities for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and Civil Society Development

《非洲-俄罗斯-欧盟:人际互动和民间社会发展领域的合作机会》

Nataliya Zaiser

https://russiancouncil.ru/en/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

建立互惠互利的互动关系是非洲、俄罗斯和欧盟关系发展的关键因素。第一,考虑文化领域合作的可能性,包括组织比赛、音乐会、论坛等;第二,加强在教育领域的合作,例如欧俄分享在非洲国家建立教育系统的经验;第三,从科学、生产到日常生活,青年主题引发高科技领域的互动;第四,围绕环境安全问题的合作是有益和有效的,国际人际关系和民间社会的对话也是极为重要的;第五,媒体和新闻是一个新的合作领域。

Steady state: Russian foreignpolicy after the coronavirus

《稳定状态:冠状病毒后的俄罗斯外交政策》

Alexander Bao

https://carnegie.ru/2020/07/08/steady-state-russian-foreign-policy-after-coronavirus-pub-81890

新冠肺炎大流行加剧了美中对抗,俄需保持其平衡。冠状病毒进一步增加俄对中的依赖,特别是在贸易、投资、技术领域。俄欧正逐渐弱化危机,甚至可以有限合作。而俄和白俄在应对冠状病毒的不同政策激化了两国紧张关系。冠状病毒加剧了国际体系变化,俄预见到了冠状病毒带来的一些趋势,例如民族国家重新确立和经济政策证券化,但俄不会立即改变外交政策,而是花费更多时间和资源来巩固国内政权。

Russia’s Permanent Revolution of Dignity

《俄罗斯永久的尊严革命》

Andrei Kolesnikov

https://carnegie.ru/commentary/82408        

自2011年以来,俄每一波抗议浪潮,核心都是对人民尊严的侮辱。俄“历史终结”时代的到来。挑战主要有四:修改宪法,继任问题悬而未决是俄罗斯政权在修改宪法的公众投票后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俄罗斯国家资本主义的驱动经济理念及其惯性和适应全球新趋势的能力差是挑战之二;多年来一直存在的主要政党建设问题是挑战之三;缺乏外交政策战略是挑战之四。与苏联不同,现代俄罗斯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没有模式可循。            

Can Russia Mediate New Clashes Between Armenia and Azerbaijan?

《俄罗斯能否调停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新冲突?》

Sergei Markedonov

https://carnegie.ru/commentary/82350n

本月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两国共同边界发生武装冲突。这次对峙是国际层面的边界冲突问题。针对此次冲突,俄采取克制态度,表示扮演解决武装冲突中调停人的角色。其原因有三:一,俄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方法来管理高加索地区的所有冲突;二,在多边结构中,俄也重视双边关系,俄阿两国关系态势良好;三,对俄来说,做出明确选择将大大减少其回旋余地,致使高加索地区两极分化,刺激土耳其和西方国家,从而失去在冲突中调解人地位。

The Future of Humanitarian Aid Delivery to Syria: What is Russia’sRationale?

《向叙利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未来:俄罗斯的理由是什么?》

Alexey Khlebnikov

https://russiancouncil.ru/

7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将保障向叙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跨境机制授权期限再延长一年。这种情况下,对叙援助唯一出路是讨论建立某种联合监测机制,或更新现有联合国做法。俄希望就对叙援助问题展开积极对话,但开展对叙援助对话的主要障碍是西方国家态度及新凯撒法案的实施。如果俄叙准许人道主义人员不受限制地进入政府控制区和非政府控制区,以换取联合国通过对叙的援助,这将是对未来对话顺利开展注入希望。

Analysing the Russia Report: Separating the Wheat from the Chaff

《分析俄罗斯的报告:从谷壳中分离出小麦》          

Ernest A. Reid

https://russiancouncil.ru/

英国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公布了对俄报告,但双方专家对报告分析缺乏一定客观性。首先,报告缺乏公正性,是一个有偏见的文本,如勾勒出一个片面的“美国的叙述”,即无私的英国向恶意的俄伸出援助之手。其次,作者将俄对北约和欧盟“侵略性姿态”归因于俄的“偏执”,而非他们在俄边境的军事集结等行为。总之,对俄报告没有透露英国官方对俄立场有任何新的内容。但如果它透露的一些举措得以实施,可能导俄英关系进一步恶化。

Will Erdogan's Adventures Hurt Russian Soft Power?

《埃尔多安的冒险会伤害俄罗斯的软实力吗?》

Costas Melakopides

https://russiancouncil.ru/

虽然俄联邦正在积极培养软实力,但在目前扑朔迷离的国际环境中,这一行为所带来的结果似乎好坏参半。在西方普遍“恐俄”的心理下,一方面,莫斯科必须努力削弱西方反俄宣传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目前埃尔多安的错误遭到全世界谴责,特别是其在地中海、中东和爱琴海地区特有的外交政策,这可能会损害莫斯科自身的形象和国际威望。因此,俄也应该注意与土“拥抱”过程中,俄土关系的平衡。      

Fortress or bunker?

《堡垒还是掩体?》

Andrey Kortunov

https://russiancouncil.ru/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krepost-ili-bunker/

对《宪法》的修正为俄外交政策提供了许多新的“叙事框架”。《宪法》修正案充满了“保护”的悲哀。在可预见的将来,俄外交政策主要是在不利的外部环境中运作,这对俄的个人利益和国家地位构成威胁。修正案确定了国内立法优先于国际立法、与外国的紧密联系被视为对国家的潜在威胁等原则,为高级官员的外国活动做出新的限制。上述宪法修正案在一定程度上从民粹主义角度满足了稳定的公众需求。

Russia and the South Slavs. Is FM Dostoevsky right?

《俄罗斯和南斯拉夫人:FM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了吗?》

Ekaterina Entina

https://russiancouncil.ru/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rossiya-i-yuzhnye-slavyane-prav-li-f-m-dostoevskiy/

二十世纪初期,俄错误地信任欧洲一体化可以从欧洲-大西洋地区自主发展。内部危机下,欧洲开始对损害影响力的可能做出越来越尖锐的反应。俄在塞尔维亚面临着进退两难的窘境:如果签署了贝尔格莱德和普里什蒂纳之间的协议,那么俄将失去与塞进行互动的主要手段;如果俄拒绝批准,那它将为美提供借口,使联合国安理会声名狼藉。俄最理性的行动是加快部署与塞政府不直接相关的合作计划,并在东南欧启动大型教育项目。

Three and the INF Treaty. How Russia can help avoid a missile crisis inAsia

《< INF条约>——俄罗斯如何帮助避免亚洲发生导弹危机》

James brown

https://carnegie.ru/commentary/82252

《INF条约》终止已将近一年,在没有条约限制的情况下,美寻求抵消中国在陆基导弹方面的区域优势,增加了在亚洲发生导弹危机的风险。俄对美破坏旧军备控制系统不满意,如果俄不提出新条约的提议,它将与美中两国一起参加军备竞赛,这对俄的国民经济是巨大的打击。为了避免使东亚陷入战争边缘,俄必须利用其影响力说服中国加入新的国际军控条约的谈判。

IT'S TIME FOR RUSSIA TO GET AWAY FROM AMERICANOCENTRISM

《是时候让俄罗斯摆脱美洲中心主义了》

Fyodor Lukyanov

http://svop.ru/main/33771/

在美国每次大选之前,俄都会讨论谁对莫斯科“更好”。当前美内阁较少提及意识形态。在特朗普看来,俄美关系是由美国获得的贸易和物质利益的多少来定义的。如果拜登成为总统,很可能因为年龄而任期一届,难以终结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无论选举结果如何,俄都没有理由期望改善俄美关系。美国已经开始脱离全球霸权,其原因不是特朗普,而是全球力量平衡的变化。这需要拒绝俄政治固有的美国中心主义,而应将重点放在基础研究上。

日本研究参考

『令和2年版防衛白書』

2020年版《防卫白皮书》

https://www.mod.go.jp/j/publication/wp/index.html

防卫相河野太郎在14日的内阁会议上报告了2020年版《防卫白皮书》。其中提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蔓延的中国动向,警惕称“可能会凸显力争形成对自身有利的国际和地区秩序以及扩大影响力的国家间战略竞争”“中国被指开展了包括散布假消息的宣传工作”。白皮书强调驶入尖阁诸岛(中国钓鱼岛)周边领海是中方“在执意地继续试图改变现状”。白皮书列举朝鲜新型导弹开发,将其定位为“重大且紧迫的威胁”,称掌握其发射征兆正在变得困难。

  

『中韓経済関係の緊密化と最近の変化』

《中韩关系的紧密化和最近的变化》

http://www.iips.org/research/2020/04/01160347.html

百本和弘 中曾根平和研究所 主任研究員

从1990年代到2010年代初,韩国对中国的出口持续增长,以出口为主导的韩国经济稳步增加对中国的依赖。韩国公司向中国扩张的目的已经从建立出口生产基地转移到抓住中国内需。尽管中美贸易摩擦,韩国公司将面向美国的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的案例很少。一旦中国国内需求放缓,韩国经济将受到影响。在新冠肺炎传染早期阶段,韩国制造业供应链中的脆弱性取决于中国制造的材料,如从中国进口的汽车零件停供中止韩国整车厂的运营,凸显出附带问题。

『中国の「一帯一路」構想における天然ガス調達の現状』

《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天然气采购的现状》

横山昭雄 中曾根平和研究所 主任研究員

http://www.iips.org/research/2020/04/01155705.html

由于经济增长中国已成为燃料密集型社会,但由于国内生产的煤炭仍然是主要能源,因此环境破坏更加严重。在以土库曼斯坦为首的“一带”上,中国成功取代了原本必须通过俄罗斯管道的天然气进口,目前经济优势偏向中国。由于美国的压力而难以扩大对欧洲的销售的俄罗斯,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低价对华出口。在东盟、澳大利亚和卡塔尔为代表的“一路”上,中国成为像日韩一样是“重要的大批量消费国”,以液化天然气贸易为主。第三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也需要关注。

『EBPM(証拠に基づく政策案)は本で確するのか:欧の経験も踏まえて』

《日本是否建立了EBPM(循证政策建议):基于欧洲经验》

高橋義明中曾根平和研究所 主任研究員

http://www.iips.org/research/2020/03/23135920.html

日本EBPM是为响应《促进公共和私人数据利用基本法》和内阁决议始定的。其主要特征是以减少预算为主要目的,主要参与者是政策制定者与研究机构进行联合研究。决策者需具备作为复杂政策证据的明智使用者的经济学和统计学等基础知识。将政府和自治体的研究存放到数据档案中,在拥有数据的研究人员和行政机构之间提供一站式调解,创建将多个统计调查和行政记录信息整合在一起的行政大数据的方法是必要的。相较于欧洲统计法的范围狭窄,数据良性循环不够。

『変容する米軍の運用体制とパンデミック:日米同盟への影響』

《美军作战体系转变和传染病流行:对美日同盟的影响》

小谷哲男 明海大学教授 日本国際問題研究所主任研究員

https://www.jiia.or.jp/strategic_comment/2020-8.html

新冠病毒传播影响美军引入新作战系统,航母舰长发表不必要敏感信件的做法激化军方的指挥控制系统改革。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制定的旨在与中俄进行大规模竞争的防御战略在战略上可预测,而不基于常规轮换的部队部署,在行动中难以预测的“灵活战力运用(DFE)”则重视废除美军的常规行动,并增强其部队的反应能力。DFE主要关注航空母舰打击小组的更有效运作。重视响应能力的DFE可能会导致前方驻留的减少并引起盟国的担忧。在保持威慑时,存在和准备是固有的权衡。有关新作战制度及流行病影响的严肃对话需要立即展开。

大事记

日本大事记

7月 3 日   日本内阁官房网站消息,官房长官菅义伟3日在记者会上透露,已就中国海警船驶入尖阁诸岛(中国钓鱼岛)附近日本领海向中方提出抗议。由于中方船只多次做出试图接近日本渔船的举动,菅义伟表示“已通过东京与北京两方面的外交渠道,在局长和公使级别上反复提出强烈抗议”。

http://www.kantei.go.jp/jp/tyoukanpress/202007/3_a.html

7 月 7 日   日本自民党网站消息,自民党外交小组和外交调查会6日在党总部召开联席会议,为了提交要求日本政府取消中国国家主席作为国宾访日的对华谴责决议案进行协商。决议案的主要内容是指责中国制定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部分出席者提出不希望要求取消中国国家主席访日的慎重意见,会议未得出结论。

https://www.jimin.jp/news/press/200347.html

7 月 8 日   日本放送协会消息,官房长官菅义伟8日在官邸与自民党外交小组组长中山泰秀会面,接受了写进要求取消中国国家主席作为国宾访日的对华谴责决议。菅义伟表示将切实认真对待。决议中写进对中国制定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予以“强烈谴责”,决议综合考虑全党意见措辞较草案有所软化。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93a4e3bdd4efba7e494ccc094dc0f2ca5df301fe

7 月 9 日   日本首相首相官邸网站消息,首相安倍9日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了视频会谈,关于中国制定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双方指出此举“使一国两制大幅倒退”。两人同意在新型冠状病毒对策方面合作,推进使商务相关人士往来成为可能的放宽出入境限制的协调工作。会谈后两国政府发布了磋商成果联合新闻稿,明确写入在确保两国供应链安全等经济安全保障领域展开合作。

http://www.kantei.go.jp/jp/98_abe/actions/202007/09tv_kaidan.html

7 月 10 日  日本防卫省网站消息,防卫相河野太郎9日在参院外交防卫委员会的国会闭会期审查中表示,朝鲜为突破导弹防御网,推进开发低空变轨飞行的新型导弹,谋求同时发射多枚导弹实施打击的“饱和攻击”能力等多样化进攻手段,对日本的威胁增大。围绕作为放弃陆基宙斯盾理由的助推器掉落地点问题,河野解释说修改需要10年时间和2000亿日元以上巨额负担,无助于提高性能。  

https://www.mod.go.jp/j/press/kisha/2020/0710a.html

7 月 10 日   日本外务省网站消息,外相茂木敏充9日与泰国等湄公河流域五国外长举行了视频会议。与会者确认为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将开展旨在加强卫生医疗体制的合作。日本与联合主席国越南发表了包含上述内容的声明。为帮助五国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日本2020年度将在农业和教育等领域提供至少10亿日元规模的无偿资金协助。老挝、缅甸、柬埔寨也参加了会议。

https://www.mofa.go.jp/mofaj/s_sa/sea1/page6_000403.html

7 月 10 日   日本共同通讯社消息,陆上自卫队首次引进的“鱼鹰”运输机第一架10日从美军岩国基地抵达陆自木更津驻地,暂时部署于此,预计8月后启动飞行训练。防卫省力争五年以内将部署最终转移至佐贺机场。为了加强南西诸岛防卫,陆自计划引进17架“鱼鹰”,负责运送离岛防卫专门部队等。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bd4310f163aafebe29c4ea040ed06aa5e14990ac/images/000

  

7 月 10 日   日本防卫省网站消息,防卫相河野太郎10日与访日的美国副国务卿、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比根在东京会谈,就朝鲜发射短程弹道导弹也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达成共识。河野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进行了说明。双方商定日美今后也将围绕导弹防御继续合作。双方还磋商了如何应对在东海和南海加强活动的中国。国家安全保障局长北村滋也与比根就朝鲜局势等交换了意见。

https://www.mod.go.jp/j/profile/minister/kono/2020_07.html

7 月 15 日   日本冲绳时报消息,防卫相河野太郎15日鉴于驻冲绳美军基地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问题,与冲绳县知事玉城Denny在防卫省举行了会谈。玉城亲手递交请愿书,要求日本政府敦促美国彻底做好入境美军等的PCR检测,还要求停止从美国调派美军赴冲绳,并提供感染患者在基地外的行动信息。他还呼吁彻底修改《日美地位协定》,包括对美军的检疫工作适用日本国内法等。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6f5064e1aab1e8428746bd05674a839b1d713dc8

 

7 月 16 日   日本首相官邸网站消息,首相安倍16日晚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视频会谈。关于美国正在协调8月底至9月上旬召开七国集团峰会,两人就合作促成峰会成功达成一致。还确认两国将为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开发做出贡献。关于日本为防疫而实施的包括德国在内的拒绝入境措施,默克尔要求予以放宽。

http://www.kantei.go.jp/jp/98_abe/actions/202007/16tv_kaidan.html

7 月 17 日   日本时事通信社消息,首相安倍17日在官邸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鉴于导弹拦截系统“陆基宙斯盾系统”计划被放弃,磋商了新的导弹防御方式。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会后表示“本国防卫绝不能出现空白,将彻底讨论安保战略的方式”。拟参考自民党讨论小组将于近期汇总的建议,大致在9月提出方向。是否拥有打击飞向日本导弹的发射据点的对敌基地攻击能力也成为焦点。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8dc91acdd1506c9dbb8f812ec9af1e1360b975ec

7 月 17 日   日本首相官邸网站消息,政府就本月上旬到中旬期间中国海洋调查船在冲之鸟岛附近航行的举动加强反制。官房长官菅义伟17日在记者会上重申认识,指出冲之鸟岛是作为划定专属经济区基点的“岛”。对中国主张该处为岩礁而多次实施调查表示了不满。日本日前通过外交渠道多次向中方抗议并要求立即中止调查。在现场的海上保安厅巡逻船也要求中国海洋调查船中止行动。http://www.kantei.go.jp/jp/tyoukanpress/202007/17_a.html

7 月 21 日   日本防卫省网站消息,海上自卫队19日至23日在从南海至美属关岛附近海域,将与美国海军和澳大利亚海军实施三国联合训练。日本护卫舰“照月”号、美国核动力航母“罗纳德·里根”号等共9艘舰船和飞机等开展战术训练。这是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扩大以来,海自首次参加多国间的全面训练。

https://www.mod.go.jp/msdf/release/202007/20200721-1.pdf

7 月 23 日   日本防卫省网站消息,防卫相河野太郎23日视察了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的陆上自卫队通信学校,透露将加强培养应对网络和电磁波攻击的专业人才。他表示将进一步精炼教育课程培养更多人才,以及安排人员在民间企业接受教育。防卫省将在明年成立通过电磁波干扰敌方部队活动的“电子战部队”。

https://www.mod.go.jp/j/press/kisha/2020/0723a_r.html

7 月 29 日   日本经济产业省网站消息,日本和东盟29日举行经济部长视频会议,为重振遭受新冠疫情蔓延打击的经济,就共同实施“经济强韧化行动计划”50多项具体措施达成共识。双方将致力于通过数字技术改革业务的“数字化转型”以及强化供应链。双方还确认方针,力争年内签署中国和韩国等16个国家参加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https://www.meti.go.jp/press/2020/07/20200729005/20200729005.html

 

7 月 29 日   日本产经新闻消息,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DSB)在29日的会议上,同意了韩国以日本对韩加强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的做法不当为由,要求设置的相当于“一审”的争端解决专家组。日方代表团面向媒体谴责韩方“采取了有可能摧毁通过对话解决悬而未决问题的迄今共识的做法”。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鉴于WTO同意设置专家组,表态称将要求日方迅速取消出口管制。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9398661fa70e577c8dc058099452c329ec1bf32c

朝鲜半岛大事记

7月2日   朝中社网站消息,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并决定党和国家的当前任务和重要政策问题。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主持会议并做出重要结论。会议就新冠疫情防控工作和平壤综合医院建设两项议题进行讨论。金正恩强调,防疫前线绝不应该为已有成果骄傲,必须毫不放松地保持高度警惕,重新检查并进一步严格实施防疫工作。

http://www.kcna.kp/kcna.user.special.getArticlePage.kcmsf

7月8日   韩国外交部和韩联社网站消息,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兼对朝特别代表比根访问韩国。韩国外交部次官(副部长)赵世暎同比根举行第八次韩美副外长战略对话。韩美双方就韩半岛局势以及中美关系、韩日关系等地区局势深入交换意见,并就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进行讨论。赵世暎在会后记者会表示,韩美两国虽未能就防卫费上调幅度达成一致,但就力争防卫费分担谈判尽快取得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形成共识。双方商定基于开放、透明、包容的合作原则,继续推动韩国的新南方政策和美国的印太战略和谐对接。双方还决定继续就韩方参加七国集团(G7)峰会事宜保持沟通与合作。比根在记者会上提及半岛和平时表示,美方将与韩方继续巩固合作关系,力争年内推进半岛和平进程取得实质性进展。韩国外交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李度勋同比根会面后向记者表示,双方就早日重启与朝对话的方案进行深入讨论。李度勋强调,对话和协商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为此韩美要力促朝鲜早日重返对话。比根说,美方已做好准备随时与朝对话,只待朝方“首肯”。美方将为实现半岛和平继续努力,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正为此提供全力支持。

http://www.mofa.go.kr/eng/brd/m_5676/view.do?seq=321153&srchFr=&amp;srchTo=&amp;srchWord=&amp;srchTp=&amp;multi_itm_seq=0&amp;itm_seq_1=0&amp;itm_seq_2=0&amp;company_cd=&amp;company_nm=&page=2&titleNm=

https://cn.yna.co.kr/view/ACK20200708003000881?section=politics/index

7月9日   青瓦台网站消息,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在青瓦台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兼对朝特别代表比根,双方就韩半岛和平进程等交换意见。徐薰高度评价比根致力于重启朝美对话,并表示希望美方继续付出努力。他还说,坚固的韩美同盟是韩国制定外交安保政策的基础,将与美方继续保持密切沟通。比根强调重启朝美对话的重要性,并表示美国将与韩国继续保持强有力的合作。他还重申美国政府高度重视韩美同盟关系。双方还就早日结束防卫费分担谈判达成一致。

https://www1.president.go.kr/articles/8866

7月10日     韩国外交部网站消息,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同到访的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举行会谈,双方就合力抗击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等双边合作事宜广泛交换意见。会上,双方商定在疫苗研发、卫生、粮食安全、科技、军工等多个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康京和呼吁阿联酋政府关注当地韩企因疫情遇到的困难,并感谢阿方帮助在当地感染新冠病毒的韩国公民接受治疗。这是新冠疫情爆发后他国外长首次访韩并同韩国外长举行面对面会谈。

http://www.mofa.go.kr/eng/brd/m_5674/view.do?seq=320204&srchFr=&amp;srchTo=&amp;srchWord=&amp;srchTp=&amp;multi_itm_seq=0&amp;itm_seq_1=0&amp;itm_seq_2=0&amp;company_cd=&amp;company_nm=&page=1&titleNm=

7月10日   朝中社网站消息,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金与正表示,在朝美之间存在严重对立和分歧的情况下,若美国不改变关键立场,那么在年内乃至将来也不必要举行朝美首脑会谈,而且这起码对我们有害无益。要正确看清近来美国提出朝美工作磋商或首脑会谈问题的基本意图。美国是想通过敞开对话之门,安抚我们来争取安保时间。我们明确提醒,我们并不是不搞无核化,而是现在不能搞,要想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需要另一方的很多变化,即同时采取与我们的行动相应的不可逆转的重大措施。

http://www.kcna.kp/kcna.user.article.retrieveNewsViewInfoList.kcmsf#this

7月17日   韩国外交部网站消息,韩国等中等强国合作体(MIKTA)五个成员国以视频形式召开第17届外长会,讨论疫情下加强多边合作关系等议题。本届会议在主席国韩国的提议下召开,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主持,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土耳其、澳大利亚四国外长出席会议。与会成员国就新冠疫情大流行时期大力加强国际合作,积极践行多边主义的重要性达成共识。与会外长一致认为,中等强国等中坚国家的责任与职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大,今后应进一步加强在联合国等多边框架内的合作。

http://www.mofa.go.kr/eng/brd/m_5674/view.do?seq=320205&srchFr=&amp;srchTo=&amp;srchWord=&amp;srchTp=&amp;multi_itm_seq=0&amp;itm_seq_1=0&amp;itm_seq_2=0&amp;company_cd=&amp;company_nm=&page=1&titleNm=

7月18日   朝中社网站消息,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五次扩大会议举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主持会议。随后,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举行闭门会议讨论检验主要部队针对朝鲜半岛周边军事形势与潜在性军事威胁的战略任务和作战动员状态,进一步加强国家战争遏制力等核心问题。

http://www.kcna.kp/kcna.user.special.getArticlePage.kcmsf

7月21日   韩国国防部网站消息,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同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通电话,双方就韩美联合指挥所演习、防卫费用分担、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等事宜进行讨论。双方在通话中强调将严格按照两国达成一致的“有条件移交战时指挥权计划”(COTP)毫不动摇地执行相关工作。双方商定,将就韩半岛安全局势保持沟通,继续努力实现朝鲜无核化和韩半岛永久和平。同时继续维持韩美同盟的应对态势和联合防卫态势,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韩半岛安保环境。埃斯珀在通话中再次阐明要求韩方上调防卫费分担额的一贯立场。双方还就疫情下缩小韩美联合指挥所演习规模等事宜进行讨论。

https://www.mnd.go.kr/user/boardList.action?command=view&page=1&boardId=O_47261&boardSeq=O_250751&titleId=null&siteId=mndEN&id=mndEN_020100000000&column=null&search=null

7月27日   朝中社网站消息,朝鲜举办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以纪念“7· 27”胜利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出席大会并致词。金正恩首先向参与朝鲜战争的烈士和老兵们,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烈士和老兵们致以崇高的敬意。金正恩高度评价朝鲜战争,表示国家和民族在抗击侵略者的战争中捍卫自己的尊严和主权,创造出彪炳人类战争史的军事奇迹。金正恩表示,战后近七十年的历史并不和平,帝国主义想要遏制我们发展、侵吞我国的压力和威胁变本加厉。为了不让战争的痛苦历史重演,必须拥有遏制战争的绝对力量,因此朝鲜克服艰难险阻走上成为“核保有国”的自主发展之路。朝鲜如今不怕帝国主义和敌对势力的任何形式的施压和军事威胁。金正恩表示,如果有谁窥伺我们,我们一定让他付出沉重代价。由于我们拥有可靠而有效的自卫核遏制力,因此,在这块疆土上再也不会出现战争一词,我们国家的安全和未来将永远得到可靠保证。

http://www.kcna.kp/kcna.user.special.getArticlePage.kcmsf

7月27日   韩国外交部网站消息,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会见到访的匈牙利外长西亚尔托,双方就增进双边经贸合作和匈牙利沉船事故后续措施等交换意见。双方在会上高度评价疫情下两国为保障必要人员的交流进行合作,双边贸易和投资不断增加,双方商定继续保持紧密合作。西亚尔托表示,去年韩国是匈牙利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希望韩企继续扩大对匈投资。康京和就匈牙利在沉船事故1周年悼念仪式后,推进举行纪念雕像揭幕仪式表示感谢,并呼吁匈方继续为查明真相予以关注与支持。

https://cn.yna.co.kr/view/ACK20200727004000881?section=politics/index

7月28、29日   青瓦台网站消息,28日,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表示,韩美通过《韩美导弹指南》修订案,解除韩国运载火箭固体燃料使用限制。29日,青瓦台发言人介绍,总统文在寅当天就韩美修改导弹指南解除韩国运载火箭固体燃料使用限制表示,这是韩国航空航天产业迈向新兴产业领域的里程碑,我们需要继续致力于确保导弹主权完整。自文在寅政府成立以来,韩美对导弹指南进行过两次修改。2017年完全解除了对韩国弹道导弹弹头重量的限制,本次则解除了对韩国运载火箭固体燃料的使用限制。

https://www1.president.go.kr/articles/8959

东南亚大事记

7月3日   菲律宾总统签署新反恐法强化打击恐怖主义力度。菲总统杜特尔特3日签署了《2020年反恐怖主义法》,该法规定,除实施恐怖主义行为属违法之外,任何提议、煽动、密谋及参与恐怖主义计划、训练、准备和宣传工作,以及向恐怖分子提供物质支持或协助招募恐怖组织成员也属违法行为。同时,新反恐法授权菲政府成立反恐委员会以承担领导制定和实施具体反恐措施的职能,特别授权该委员会在没有司法逮捕令的情况下拘留恐怖主义嫌疑人,期限最长24天。签署新反恐法表明了菲律宾对恐怖主义绝不姑息的态度,将有效提高菲律宾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7/03/c_1126194566.htm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yuaJZpVGFE

http://m.news.cctv.com/2020/07/03/ARTIkxkjpkvPtoEV4WqarMps200703.shtml

http://news.sina.com.cn/w/2020-07-03/doc-iirczymm0383581.shtml

7月5-6日   老挝总理访问越南。应越南政府总理阮春福的邀请,老挝总理通伦·西苏里与老挝政府高级代表团于对越南进行正式访问。通伦·西苏里总理此访是在越老两国初步成功遏制疫情的背景下进行,这是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首位外国高层领导访问越南,体现出越老两国特殊关系。双方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一致同意在东盟、大湄公河次区域及联合国等多边论坛上密切配合。

http://cn.news.chinhphu.vn/Home/%E9%98%AE%E6%98%A5%E7%A6%8F%E6%80%BB%E7%90%86%E4%B8%8E%E8%80%81%E6%8C%9D%E6%80%BB%E7%90%86%E4%B8%BE%E8%A1%8C%E4%BC%9A%E8%B0%88/20207/29232.vgp

https://cn.qdnd.vn/cid-6123/7183/nid-573012.html

https://zh.vietnamplus.vn/%E8%B6%8A%E5%8D%97%E6%94%BF%E5%BA%9C%E6%80%BB%E7%90%86%E9%98%AE%E6%98%A5%E7%A6%8F%E4%B8%8E%E8%80%81%E6%8C%9D%E6%80%BB%E7%90%86%E9%80%9A%E4%BC%A6%E8%A5%BF%E8%8B%8F%E9%87%8C%E4%B8%BE%E8%A1%8C%E4%BC%9A%E8%B0%88/119565.vnp

7月10日   泰国与美国签署战略共同愿景声明。美国陆军参谋长詹姆斯·麦克康维尔访问泰国,分别会见了泰国总理巴育和泰国皇家陆军总司令阿披拉。这是自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泰国政府首次接待外国高级别官员。美国驻泰国大使馆说,麦克康维尔和阿披拉就军事现代化、军事信息互操作性、联合演习以及军事准则等方面进行了讨论,并签署了一份战略愿景声明(Strategic Vision Statement),声明文本并未对外公布。https://zh.vietnamplus.vn/%E6%B3%B0%E5%9B%BD%E4%B8%8E%E7%BE%8E%E5%9B%BD%E7%AD%BE%E7%BD%B2%E6%88%98%E7%95%A5%E5%85%B1%E5%90%8C%E6%84%BF%E6%99%AF%E5%A3%B0%E6%98%8E/119852.vnp

http://k.sina.com.cn/article_5182171545_134e1a99902000u4or.html?from=news&subch=onews

https://new.qq.com/rain/a/20200710A0M1OC00

7月11日   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国会选举中获胜。新加坡国会选举结果11日揭晓,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获得国会93个席位中的83席,反对党工人党获得10席。根据选举官陈明锐11日凌晨公布的信息,人民行动党在13个单选区和15个集选区赢得胜利。据当地媒体报道,人民行动党的总得票率为61.24%。新加坡总理、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在选举结果公布后表示,人民行动党在选举中的成绩虽然没有预期中理想,但仍显示该党获得民众广泛支持。选举结果也显示,一些民众深受危机打击,对未来感到不安。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7/11/c_1126223876.htm

http://news.cri.cn/20200711/86f87d95-adf5-53e9-6574-2ae86d3c4bdb.html

7月13日   美国国务院发表《美国对南中国海事主权声索的立场》声明。美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国务院发表的针对中国南海的声明中表示,中国在南海的领土声索不合法,并声称“北京使用恐吓手段,损害南中国海的东南亚沿海国家的主权”,这也是美国政府首次否认中国在南海提出的“九段线”主张。

http://feng.ifeng.com/c/7y6LIfwJ2LY

http://oppo.yidianzixun.com/article/0PsVjELg?appid=oppobrowser&s=oppobrowser&impid=-1134756418_1594783514303_0PVpSUGY_n2n&__publisher_id__=jtHjRMegEBfg_a58JtJmUQ

7月16日   泰国副总理颂奇等5名内阁成员宣布辞职。泰国主管经济的副总理颂奇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辞职。与颂奇一同宣布辞职的还有财政部长乌达玛、能源部长颂缇拉、高等教育科研与创新部长素威和总理府副秘书长科萨。以上4人均为颂奇经济团队的成员。泰国内阁将迎来新一轮重组,经济团队将被替换。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7/16/c_1126246235.htm

http://yue.ifeng.com/c/7yB9TmqdXvQ

http://world.people.com.cn/gb/n1/2020/0716/c1002-31786361.html

7月17日   美国海军双航母重返南海举行大型军演。据美国太平洋舰队消息,美国海军“里根”号航母和“尼米兹”号航母在中国南海进行本月内第二次双航母演习。此前,美国军方本月4日发表声明称,美国“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和“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当天在南海地区举行演习,“以无与伦比的海上力量”庆祝美国独立日。

http://mil.news.sina.com.cn/zhengming/2020-07-20/doc-iivhvpwx6410743.shtml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551402

https://www.sohu.com/a/406295557_115376?_trans_=000014_bdss_dklzxbpcgP3p:CP=

7月20日   中柬完成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与柬埔寨商业大臣潘索萨举行视频会议,共同宣布完成中国―柬埔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钟山表示,中方愿以达成自贸协定为契机,推动双边经贸合作迈上新台阶,为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作出贡献。潘索萨表示,中柬完成自贸谈判,在双边关系发展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标志着双方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及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进入了新时期。会后,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柬埔寨王国完成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联合声明》。

http://www.chinanews.com/cj/2020/07-20/9243367.shtml

http://finance.ifeng.com/c/7yLOhaDX08G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721/477603.html

7月21日   李克强同老挝总理通伦举行视频会晤。李克强表示,中方高度重视发展同老挝的关系,愿同老方继续推进中老经济走廊和重大项目建设合作,为老方提高自身可持续发展能力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推动中老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通伦重申老方在涉及中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一直给予坚定支持,表示老方愿同中方推进老中命运共同体建设。

http://www.chinanews.com/gn/2020/07-21/9244399.shtml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20-07/21/c_1126267821.htm

http://www.gov.cn/guowuyuan/2020-01/06/content_5466857.htm

7月22日   越南和美国合作提高水产和渔业管理执法能力。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水产总局和美国国务院国际毒品和执法事务局在河内签署合作意向书,强化水产和渔业管理的执法能力。通过信息互换、经验交流以及展开技术性协助项目和计划,美国国务院国际毒品和执法事务局将协助越南水产总局和检渔局提高工作能力。

http://mil.news.sina.com.cn/2020-07-30/doc-iivhuipn5850022.shtml

http://www.cankaoxiaoxi.com/world/20200730/2417006.shtml

7月27日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发表国情咨文。杜特尔特在国情咨文(SONA)中表示,菲律宾将继续奉行独立外交政策,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不会同意美重返菲军事基地,在南海问题上不会同中国对抗,并希望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成功后优先向菲方提供。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7/28/c_1126296806.htm

http://mil.news.sina.com.cn/2020-07-28/doc-iivhvpwx7837900.shtml

http://news.sina.com.cn/w/2020-07-28/doc-iivhvpwx781666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