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观点

第18届国家安全论坛发言精粹之五:倪峰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31日

发言环节:

首先感谢国际关系学院的邀请,今天对中美关系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因为在40年前的今天,中美两国正式宣布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做40不惑,就是说人活到40岁的时候,很多事情就想清楚、弄明白了。但是我们看今天中美关系的情况,可能就不是一个不惑的问题了,是一个有许多疑惑的问题,是存在大量问题的时刻。

如果我们对过去40年的中美关系做一个回顾的话,可以感觉到在过去40年里虽然有很多问题和麻烦,但这个关系总体上还是积极的,走了一个向上的曲线,这是一个大势,我们可以看到两个国家之间贸易生意越做越大,79年是29亿,去年是5800亿,去年两国之间的人员交流达到了500多万人次,有这么大的人文交流,两国政府间的交流机制也越来越多。总体来说过去40年是积极的。

但是今年的形势感到这种积极的态势发生了逆转,我们说现在中美关系处在十字路口,如果是十字路口的话起码有4个方向,向上向后向前向下。前一段时间,基辛格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去,往回走的路可能已经堵死,如果连回归常态都不太可能了,向上更是无望了。所以只剩下向前和向下两个反响,将向前和向下做一个综合,肯定是向下,我认为中美关系到了40年的拐点。

今年是建交宣布40年,明年是建交40年,明年中美关系怎么走,做大趋势判断我们要观察这种看向下的趋势能不能得到确定。这是观察明年中美关系一个重要的看点。如果回顾40年的中美关系,我统计过过去40年中美经历过5次向下拐点,1989-92年期间是一次,非常大的向下拐点。还有一次是1995-96年的台海危机,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向下拐点,还有一次是1999年炸馆事件,另一次是2001年海南撞机事件,2008年哥本哈根会议以后,中美关系也经历了向下的拐点。过去这五次拐点很有意思,前4次基本上是掉头向下以后又转圜了,第5次是往下掉头,没有明显的转圜,但起码掉头向下的势头被止住了。明年看中美关系,这种掉头向下的趋势能不能止住很关键。这其中中美之间90天谈判的结果非常关键,如果达成协议,中美关系可能由去年的急降变为缓降,为转圜赢得时间,如果谈不拢,中美关系可能会再次经历陡然降模式,那40年来中美关系向下的拐点可能就基本确立。另一个是“脱钩”问题,我的基本判断是中美经济完全脱钩不太可能。但是,即使是部分的脱钩都会对中美关系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观察2019年中美关系关系重点关注的问题,我就谈这些,谢谢大家。


主持人提问环节:

其实主持人在提问时已回答了这个问题。美国对华政策的质变是由两种因素促成的。一是特朗普因素。以大规模对华贸易战形式出现,肯定是特朗普的特色。同时显然和美国国内,尤其是美国战略界在对华问题上形成了基本一致的负面共识也有密切关系。以前中美关系遇到的问题,从美国国内政治的视角来看,往往存在很多不同的声音。一种声音出来了,往往伴随很多不同声音,很少能形成一致。这次感觉到美国国内的意见基本上比较一致,这可能今天中美关系与以往相比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第二个是新冷战的问题,我觉得回到过去的冷战是不可能的事情。前面我们提到,美国战略界基本形成了一个负面的对华共识,但是这个负面的共识并没有颠覆过去美国的拥抱熊猫派的一个基本观点,这就是中国不是另一个苏联,即使你问彭斯中国是另外一个苏联吗?他也不能做出这样的判断。中美的矛盾是在一种全新的环境中展开,我们应对的是新问题,不是用冷战简单的来描绘。我觉得过去的40年里头,按照美国的说法,美国国内存在一个拥抱熊猫派,最有力的证据旧是中国不是苏联,过去拥抱熊猫派是用“不”的态度来定义中国的,现在美国国内的反华力量用“国家资本主义”来定义中国,过去用“不是什么”来定义中国,现在用“是什么”来定义中国。我们知道,在修辞学里,是什么不是什么来定义往往是比较模糊的,用“是什么”来定义,是比较清晰的。对于这个中国“是什么”的定义,我们要努力想办法破解,这可能比讨论现在中美关系是不是进入了新冷战更具有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