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观点

第18届国家安全论坛发言精粹之四:崔凡

作者:      来源: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非常感谢大家,有这个机会讨论,我是经贸专业的,今天参加这个论坛谈谈经贸和安全之间的关系。我记得当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当时国家很关心这个问题,之前经过了很多次这样的讨论。我们的一个看法是进一步的开放,可能从总的讲利益权衡,对国家安全的作用是利大于弊的。我们最近一段时间中美贸易关系可以看到,经济利益的融合对贸易摩擦的发展有一个遏制作用。

从今后来讲,进一步的发展,从我们现在看,似乎美国那边传出来很多的声音希望脱钩,似乎认为脱钩以后安全更有保障,他们也强调经济安全本身是国际安全的一部分。从我们这方面来说,我们主要还是强调进一步的开放、进一步的融合。一方面进一步的融合总的来说对我们的安全形势有好的影响,但是在过程中间也确实应该注意到一些具体的问题上也会出现新的安全问题。经济安全也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我个人也是认同的。我们现在可能很快要出台的外商投资法,里面有讲到国家安全审查制度的问题,另外知识产权对外转让的安全审查制度也在不断完善。

我最近一段时间谈中美关系,我经常说一个词“横向化”,这个意思是讲中美之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中国产业的结构提升,中美之间重叠性、竞争性产业增多,就是竞争产业的重叠面增多,这使得中美之间在产业内的贸易摩擦、产业内贸易竞争加剧,这是一个趋势。

但是另外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美之间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某写重要问题上,它的利益共同点是有增多的,比如说对资本的自由流动、对资本投资的便利化、对知识产权保护标准、环境保护标准等等,这些方面中美之间原来的立场差别是非常大的,那么现在在这方面有些接近了。实际上中美两国之间,在全球经济治理上的谈判面有所扩大。所以,我谈这个横向化,我的意思是说一定要通过全球经济治理中间的合作,特别是规则制定上的合作来抑制不断增加的产业内贸易摩擦的这样一个趋势。

那么从这两个方面来讲,它分别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都可能会出现一些变化。首先从产业的竞争面,产业内贸易摩擦加剧这方面来看的话,中美之间的横向化意味着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由互补型的贸易关系,垂直性分工,向横向的水平性分工不断增强。横向的水平型分工表现的就是像美国和欧洲之间那样相互投资和贸易,中国和美国之间、中国的欧洲之间横向投资关系、横向贸易关系都会增加。这里很关键的点是规模经济。规模经济对于双方的竞争有很大的影响,而中国这样一个国内市场很大的国家在这方面是有天然的优势的。而在基于规模经济的横向贸易竞争的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因素涉及到标准制定的问题,美欧之间长期的贸易谈判,往往是在这个问题上最后谈不下去了,在这方面的协调很难。而西方国家在这方面今后的摩擦也是存在的,因为标准的制定权有时候可能有一种赢家通吃的长期效应。在这方面,西方现在对我们有非常大的警惕。我们在这个方面,要包容开放一点,积极开展标准的国际合作,尽量争取共赢。

另外一方面涉及到我们刚才讲的中美之间在全球经济治理上的竞争与合作。中美经贸关系今后尽管中间会是起起伏伏,但最终必须要在全球经济治理上谈成共同的规则。对这个规则的走向上,中美的观点差异很大,加拿大和欧盟提出了自己的系统方案,美国未提出系统化的方案,只是给出了很多批评。从目前的迹象来说,有四种倾向,一种是要把战后一直维系国际贸易秩序的多边最惠国待遇原则部分取消,使得美国能够使用双边压力和单边措施获得它想要的东西。第二方面希望能够部分取消除了最不发达国家之外的发展中国家的特殊优惠待遇。第三种倾向即使是中国目前我们在规制方面尽量保证国内的民企、外企或者国企的公平竞争,即使是这样,美国也可能希望背离世贸组织所有制中立传统,单独对国企限制。第四种倾向是可能弱化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机制,甚至可能有一种提法是把上诉机构取消,回到原来约束力不是那么强的关贸时代。

那么这四种倾向从我们国家的立场来说都不赞同,但是具体的权利义务和规则可能需要长时期艰苦谈判。

无论如何,多边贸易体制今后的变化可能使得国际贸易秩序和20多年前很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可能需要做出几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维护多边体系,另外一方面尽量地和世界各国开展区域经济合作以及全球经济治理合作,从而增强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