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观点

第18届国家安全论坛发言精粹之三:傅小强

作者:      来源: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谢谢主持人,从反恐的角度来讲,今年的危险确实不好讲。先从大的形势上回顾,反恐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个时代不是因为十九大提出了新时代,一个是美国从过去16年多的反恐战争转入了大国竞争,从去年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一锤定音,进行了转折性调整。

从我直观的感受来看,我到美国跟那些学者交流,发现好几个原来搞反恐的改行了,拿不到项目资助了,有的去咨询公司了,有的重新选一些别的研究项目了,搞个政治类方面的。这是一个意思。

第二个是从中国来看的话,这个新时代从反恐意义上来讲,我们面临的内外两重形势特别严峻,可以用“内三期”和“外三期”来简单概括。所谓的内部三期大家很明白,新疆的暴恐活动活跃期,反分裂的激烈期,干预治疗的镇痛期。从外部来讲的话,我觉得现在不光是一带一路推进的问题,现在整个国际环境面临暴恐势力的蓄势期,伊斯兰国虽然灭亡了,但是实体上政权不存在了,但是它的极端思想还在相当程度上存在,星星之火还在几大洲、亚非拉燃烧,指不定再过20年又产生了新的恶势力。

再一个是极端思想的滋长期,以萨拉菲“圣战”为代表的这种国际极端思潮在这种大国竞争的时代,再加上经过伊斯兰国的歪曲异化,相当猖獗。

再一个是海外利益的扩张时期。这三个时期放在一块,使得我们中国面临的形势并不因为美国主观意志认为反恐不重要而使我们的环境有所改善,这是一个大判断。

从国际恐怖势力的发展来看,现在仍然是属于一个新的发展壮大阶段,从大方面来讲,它还属于一个连贯发展阶段,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美国跟苏联因为冷战集中在阿富汗爆发之后由此产生的以宗教极端为代表的恐怖势力,还处在一个大的周期。如果从国际暴恐组织和人数比较,2001年和现在相比,可以更加明确的看出未来的形势是不乐观的。现在国际上存在的暴恐势力在近70多个国家大概是30多万人,这大约是2001年的3倍,恐怖组织数量也大约上升了3倍。

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的话,恐怖主义对世界的威胁并未消除,远非我们目前感受到的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到大国竞争上的。

还有恐怖势力的加剧向周边地区聚集。我们周边这一块产生极端主义的土壤很厚,世界穆斯林国家人口的大概三分之二,从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度、印尼都在中国的周边,感染的基数大,危险也很大。

判断一下明年有什么大的风险,一个是说溃疡反复发作,阿富汗问题能不能解决,解决到什么程度、解决到什么火候,能够吸引或者极端恐怖势力在这里扎根,这是未来的一个大方向,我的判断是不乐观的,并且对中亚和新疆的威胁还继续长期存在。

第二个是美欧的威胁继续存在。欧洲现在是两种程度的威胁,回顾过去40年是极端宗教的这么一个阶段,在这之前还有极右主义,现在由于民粹主义的发展,就使得欧洲两方面的,既有移民难民的极端恐怖分子的威胁,还有极右的威胁,欧洲还会发生大事。

最后讲一下由于反恐大国牵引力下降,反恐更大程度上会成为一种地区性的安全议题,这就需要各扫门前雪。中国是反恐、靖乱、维权,需要运用反恐这面正义旗帜,与相关国家加强反恐合作,在一带一路斩妖除魔,为我们维护中国在海外的正当利益提供一些探索,但不能像美国那样过度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