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第18届国家安全论坛发言精粹之二:周强武

作者:      来源: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发言环节(周强武):

大家早上好,感谢陶院长,达巍老师邀请我参加本次论坛。

今天是中美关系史中最特殊的日子。40年前的今天,中美双方几乎在同一时刻发布建交公报。我们今天讨论中美关系,觉得确实感触良多。回顾一下今年全年发生的国际大事,基本上都跟中美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甚至我们国内的一些经济问题,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也与中美经贸摩擦有关联。

3月22日,美国发布对中国的301调查报告,宣布对中国出口美国商品加关税。随后你来我往,不断加码,中美互征关税规模达3600亿美元创国国际经贸关系史之最

为应对经贸摩擦,中美之间今年举行了四轮高级磋商,而且已经达成了诸多务实成果。问题在于美方出尔反尔,撕毁共识。但是,今年年底在阿根廷中美元首成功会晤,就战略问题达成了一些共识,特别是对中美贸易摩擦达成了原则性的共识,为接下来的谈判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对2019年3月是否能达成协议,我个人持乐观态度:一是元首外交的战略引领,两国元首就未来一段时间的经贸问题做出了一个很好的规划。二美国有一些要价与中方正在推动的改革开放很多领域上是相通的,只要美方能够展现大国的诚信,不要去搞小动作,回归问题的本身,中美接下来达成共识是有可能的。

就中美关系的风险,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是结构性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中美的问题的确很多,特别是美方对我们提出的问题都是结构性问题,属于结构性要价。如果要在3个月内,也就是美方说的3月2日都能达成一致,技术上很难做到,我认为这是最大的风险。这就好比我们现在对美方提出短期内大幅提高国内储蓄率、解决好国内的贫富差距问题、大幅提高劳动生产率美国显然是做不到的

第二是风险是成果如何落地问题。我想90天内双方可能会达成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协,那么接下来怎么办?也就是说90天以后怎么办?如果达成协议,如何落实也将是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美方必将会肆意妄为,中美将面临更多摩擦的风险。

第三风险是特朗普上任这两年来频繁的国际退群问题。我们都知道特朗普上任两年来,退掉十个群,现在总结起来,他不是一味在退群,其实更多是以退为进,想要达到先破后立的目的。明年G20年进入到日本周期,WTO改革会提升到议事日程上来。美国优先对全球国际体系的影响以及一些潜在的变化,包括中美在多边体系的碰撞将给中美关系增加了一些新的不确定性。

第四个风险就是如何与一个越来越不自信的美国打交道。改革开放40年的成绩是靠13亿人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劳动,靠我们秉承国际规则换来的。可是,美把我们的成绩抹黑成是偷、抢、占便宜,我觉得这听起来本身就有点歇斯底里。奥巴马当时在西点军校说,美国再领先100年,特朗普提出让美国永远保持领导权,最终结果会是怎样,我们拭目以待从G20德国周期到G20阿根廷周期,这两年时间,美国国际场合一直在封杀“自由贸易”这个词,这本身就突出了美国的极端狭隘和不自信。未来如何和美国打交道,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我们需提前规划。

主持人提问环节:

中美贸易存在的问题,其实我刚刚说到了,很多结构性的问题。特别是在一些竞争性的行业,包括科技领域展开的一种竞争。我同意袁鹏院长提到,如果中美之间有脱钩的话,可能从科技脱起。因为在科技领域特别是在新的高科技领域,我们有后发优势,美国对我们加征的关税里面,科技领域的商品比较多,中国科技公司形成了压力

我想再回应一下达巍老师刚刚提的问题。达巍老师说他还在担心美国要构建一个排斥中国的国际体系,我对此不太赞同的态度,这种情形不太可能发生。我刚刚提到,在过去两年时间,特朗普退出了接近10个国际协议。我们仔细盘一下,大概也就是像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已经产生了重要影响遭到全球同声谴责,其他大多是一些行业性的,万国邮政联盟,我不认为这些会对现有国际体系造成多大的实质性影响。战后国际体系,主要是以联合国、世行、国际货币基金、WTO等重要的多边机制为基础的,特朗普第一任任内和第二任(如果连任)都不可能退出这些重要多边机构。在这些国际机构当中,中国发挥的作用实际上是非常大的。比方说在世行国际货币基金,我们是第三大股东。在WTO,我们有意见相近的国家,包括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我们是抱团取暖。我们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里内部成立了一个发展中成员之间的协调平台在世行和IMF中,中国与发展中国家,中国与欧盟都有一些协调和合作。在联合国,有77国集团加中国机制,尽管这个机制是一个松散型的,但是每每遇到问题,我们都动员起来,协调出统一立场

在我看来,美国只要不退出上述这些最重要的多边机构,就难言是真正的国际退出。美国若要对这些机构进行重构、重塑,特别是试图要排除中国,那么,现有全球性的治理体系将会没有效率和效力,将难有作为。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