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园研究参考

中期选举·猜想|如果“跛了脚”,特朗普的那些政策会怎样?

作者:刁大明      来源: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摘要:如果民主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多数,特朗普将提前进入“跛脚”状态,未来两年他还能推动政策落地吗?他有何招数化解民主党在众院的杯葛?

 

  或许是由于特朗普的原因,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所得到的关注度甚至不亚于2016年总统大选。按照选前美国主流学者和媒体的普遍预测,国会众议院将极可能转入民主党多数,而共和党仍旧可以保持甚至将扩大在国会参议院的多数优势。无论如何,这就意味着1952年以来第一次共和党总统上台后就面对一届完整本党控制两院的一致政府状态就此结束,华盛顿政治将进入所谓“分立政府”的新阶段。而对于特朗普而言,“跛脚”也就成为他不得不面对的制度性困境。

  “社交媒体总统”的解套布局

  这种关于“跛脚”的猜测,自然要先从国内政策展开。按照一般观点,在国会民主党人的杯葛之下,特朗普在任期头两年“尚未成功”的国内政策议程都将举步维艰。其实,由于这种“分立政府”而带来的尴尬可能将更快地甚至不可避免地降临到特朗普以及共和党的头上。2019财年目前仍未正式全财年拨款,而现在的临时拨款将在今年12月8日到期,如果民主党成为下一届国会众议院的多数,届时当然不会情愿通过完整财年拨款,最多也只会继续延续、将最终决定权延宕到可以大显身手的第116届国会,而这个随时可能引发“关门危机”的雷到底如何排除,无疑成为了一个问题。

  此外,2019年3月1日新一轮联邦债务上限的到期也一定会成为民主党的战场,民主党一定会将国会众议院在“钱袋权”及其衍生政策领域上享有的优先权最大化利用。

当然,国内政策的麻烦,本质的结果是没有立法产出或者重蹈有限度的所谓“危机”,这种状况未必意味着特朗普的绝对困境。一方面,虽然特朗普以及共和党议程寸步难行,民主党也不可能有能力推进自身的议程,仍旧处于守势。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攻势仍在于他作为总统、特别是“社交媒体总统”对公共议程的牢牢把控。

  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最近看似“异想天开”地抛出的废除“出生公民权”的信号,其实也完全是吹响了保守派的“集结号”。究竟是否可以落地是第二位的,通过设置直达保守派内心的一些议程掀起运动式的浪潮、直扑2020总统大选,或许是特朗普未来两年在国内“解套”的超越式布局。

  堤内损失堤外补

  关于“跛脚”的另一个主流判断即可能是“堤内损失堤外补”,国内政策毫无进展,对外政策议题上则需要加紧努力,给2020年大选增加一些业绩。这个逻辑是否会真的发生呢?

  如果做历史对比,也就是看看以往在第一任期中期选举就丢掉国会众议院的总统如何选择的话,最近的先例其实就是2010年民主党失去国会众议院多数之后的奥巴马。面对共和党主导众议院的第112届国会,奥巴马在2011年做了三件大事儿:3月19日发动“奥德赛黎明”打击利比亚、5月2日击毙本·拉登、12月18日宣布伊拉克战争结束。这三件事中至少后两件对奥巴马当年的民调有积极影响,基本抵消了当年债务上限危机带来的负面拖累,让奥巴马以一个不算太负面的民调挺进大选念。

  从这个经验看,特朗普也很可能会凭借在国际舞台上的独舞来迎合国内观众。而他在选择可以加分的对外政策议题时估计要符合两个标准:一个是一定要回应基本盘和关键盘(蓝领中下层)的诉求,一个是要短期有效果、大忌拖拖拉拉的泥潭。从这个意义上看,中东似乎不是个好选择,而贸易议题和半岛事务则相比而言更易成为大做文章的焦点。甚至民主党如果要拿下2020年总统大选,也必须吸引蓝领的关键盘,进而在贸易保护政策上跟白宫展开强度竞争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小。

  民主党或成“跛脚”背锅侠

  此外,“跛脚”的一个隐形体现其实是美国政治大剧唯一“大男主”的地位将被分享。中期选举的结果就是大选的开始。这个说法随着近年来大选周期的前置而越来越有道理。且不说更早的2008年或者2016年两个开放式的大选周期,2012年这样一个有在任者谋求连任的大选年,也大概是从2011年3月3日金里奇宣布参选而拉开帷幕的。所以,在这次中期选举之后的数月之内,民主党阵营中极可能会纷纷杀出挑战者。无论是沃伦,还是布克、哈里斯,甚至是拜登,这些人不但会跟特朗普“抢头条”,还一定会与特朗普展开各类政策交锋。这种态势会加剧特朗普对于2020的危机感,届时这位带着全世界跟他一起竞选的美国总统,或许会做出让人更加大跌眼镜的事情。

  如果握着国家方向盘的特朗普“跛了脚”,时隔8年坐回“副驾驶”的民主党也会有自己的烦恼。一方面,民主党内部不同派系的重组在2016年大选中已一览无遗,若重掌众议院握有一定权力之后,必然再度激烈爆发。在这个蓝色大帐篷下,让78岁的佩洛西与28岁的奥卡西奥同框都免不了有违和感,更何况要实现领导。

  领导层的调整也就牵扯出未来两年路线的选择,是针锋相对强怼特朗普,还是深谋远虑拿出合关键盘胃口的解决方案,民主党在生态和理念上都面对极可能无法应对的巨大考验。另一方面,如果未来两年美国经济指标无法保持较好状态,甚至特朗普其实在未来两年原本也难以做成再多的国内业绩,那占据了国会众议院多数的民主党人岂不成了为共和党赶来救场的“背锅侠”?至少在2020年的竞选动员框架中,特朗普会将届时的问题全部归罪于民主党的拖累与杯葛。

如上所有的推断,都会随着2018年中期选举的尘埃落定而被验证或者被吹散。而即便是看似尴尬的“跛脚”,其实也只是美国政治回摆到历史常态而已。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文章根据作者在2018年11月2日国际关系学院“藻园讲坛”的讲座内容整理而成,经过作者审定修改)